广深新闻快报

范柏祥:诗书初心不改 赋续章回前行

(编者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关注足球赛事的人,几乎无人不识范柏祥。在其30年的体育记者生涯中,他写出了无数脍炙人口,令人过目难忘的上乘之 作。他那独树一帜的“范氏足球章回”,在中国体育新闻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笔。                      

作为文革后中山大学第一批毕业生,先后担任《羊城晚报》体育部主任、《羊城体育报》总编辑,广东健力宝集团副总经理、海南白马媒体广告有限公司公布司副总裁,风雅颂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等职,既是中国知名的传媒人,又是资深的文化人。经历虽多,但他骨子里头,最多的还是那份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情结和为中国足球发展而呐喊的精神。

近十年来,范柏祥转身艺海文苑,依然佳作叠出,堪称诗书达人。他那生花妙笔为中国建筑陶瓷博物馆和广东星湖风景名胜区量身定做之赋,字字珠玑,令人叹服。)   

(诗书达人:范柏祥)

金秋十月,广东肇庆星湖风景名胜区多了一道新景——一座宽2.8米,高2.2米的绿砚石伫立于七星桥畔,砚石上刻的是范柏祥先生撰写的《星湖赋》。

肇庆之控两粤兮,处岭海之奥区。湖山屹然名郡兮,叹天地之宠殊。枕蓊蔚之北岭兮,观西江之清舒。羚羊三峡锁江兮,立千仞而岨峿。六岗八洞藏谷兮,七峰斗奇负嵎。鼎湖山之深幽兮,积郁翠而连株。悬清壑之窈窕兮,径曲折而崎岖。噫嘻,信藻思之难摅兮,乃人间之琼琚。传彩笔之万一兮,此天工之画图。

江山如此多娇兮,千载文史交誉。《南越志》述石室兮,南北朝典传疏。李邕惊视锦嶂兮,载金石之异书。自唐宋及明清兮,游客摩肩载途。高士慕名而访兮,骚客率尔操觚。唐李绅之累游兮,摩崖壁而踟蹰。宋康卫之挥毫兮,镌景福而旐旟。包拯知军端州兮,邑治如临华胥。敦颐寄傲崧台兮,临风把盏气舒。岭南惟此兴隆兮,江陵名士唏嘘。岩石勿伐倡议兮,总督所布弊除。《星岩歌》之广颂兮,七星岩若明珠。鼎湖佛教圣地兮,拜菩提之洪慈。高僧信从六祖兮,得正脉而繁枝。栖壑改寺庆云兮,顾听法而霞披。经兵燹之劫火兮,现金身而巍巍。历兴废之磨灭兮,太后敕而重题。传世经图藏此兮,镇寺瑰宝护持。千人饭锅夺目兮,薪樵不绝传奇。竭信众之趋庭兮,佑斯土而济时。

明清志士用心兮,岩湖已而熙熙。开岩筑阁修路兮,名胜景观更奇。首标“星岩廿景”兮,万历四臣风徽。民国屡有修缮兮,鼎湖更见澄漪。国父于此游泳兮,名山喜看雄姿。

自然保护名区兮,时代斗转星移。处高屋而建瓴兮,育生态之福基。并双景名星湖兮,省府令以政施。风景名胜交映兮,旧貌又呈新姿。湖水天光一色兮,白鹭锦鸢齐飞。岩影树影弄晴兮,夕照粼粼晚晖。环湖绿道婉延兮,遊人与魚相依。欲与西湖比美兮,七星自有口碑。有别灵秀工笔兮,鼎湖泼墨相宜。绿树青天竞碧兮,溪流飞瀑横霓。祥云缭绕古寺兮,梵音磬响常希。叮咚泉水伴眠兮,悠然心旷神怡。

江山代有才人兮,剑胆琴心铺辞。移得阳朔七山兮,叶帅豪情入诗。欣题中山遗址兮,庆龄落墨属词。朱老总咏成篇兮,关山月尽其驰。郭沫若兴遄发兮,陈从周欣所之。陈毅五律长赞兮,粟裕七言手追。实至名归盛誉兮,五A胜地审稽。万民雀跃欢庆兮,十景于今新题。

改革开放,星湖当乘风之时。湾区建设,肇庆展奋发之旗。噫!青山绿水相拥兮,金山银山馈遗。绿色产业崛起兮,众星捧月助推。更与时而俱进兮,追寻远方与诗。构和谐之社会兮,万世福泽于斯!


新景亮相之前,广州日报对范柏祥先生缘何受聘为撰稿人一事作了详尽的报道,令这个新的旅游文化景点在国庆黄金周爆红,成为网红一个新的打卡点。


范柏祥先生一生为文,最出彩的其实是他之前的体育新闻报道。他是华师附中老三届初中生,1982年初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文学功底厚实,初心是到艺海文苑中翱翔,穿上体育记者的红舞鞋有点阴差阳错。“新闻纸”上写作,易成过眼云烟,好在范柏祥文学之心不改,在其写作中锐意进取,另辟蹊径,很好地将文学因素融进了新闻稿中。尤其是他那连续通讯,采用了章回体形式,开国内体育报道先河,深受欢迎反响极大,被誉为“范氏足球章回”。他于1987年创作的《刘姥姥游六运》,令当年全国晚报体育好新闻评奖,不得不单独为其增设了一个“探索奖”,他1989年跟随中国足球队征战世界杯外围赛的《三进狮城》,一度洛阳纸贵,使当时羊城晚报的广州零售量激增10万份。中山大学中文系写作教研室为了将其写作经验作为系写作辅助教材,全员出动,历时半载,精心编辑出版了学术价值甚高的《范柏祥新闻作品选评》。


为《范柏祥新闻作品选评》作序的中国著名戏曲学家、中山大学中文系王起教授在《减字木棉花》词中这样称赞范先生:“读君文选,为我晴窗展画卷”。对学生取得的成绩,他这样分析道:“令我欣慰的是,柏祥把自己的根须深深植入我国古代辉煌灿烂的文化领域里,吸取先辈用心血酿造的精华,灵活运用,推陈出新,这使他的创新成为民族优秀传统的继承与光大。”

正是他骨子里那份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深深情结,在范柏祥与新闻写作告别后的十数年间,始终与文学艺术相伴。由他担纲的风雅颂画廊,一度成为广州文德路文化街上的亮丽名片,他应邀为景物、建筑撰写的对联和序文,均成了当地耀眼的人文景观。


华阳湖牌坊对联:

       华秀澄波长有鸿鹄至

       阳春簇锦叠催凤凰来

范氏宗祠将范合、和溪两村名巧嵌联中

       范氏有先贤,合庇子孙千秋鼎盛

       和睦同忧乐,溪接洞庭万里波涛

(时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蔡东士到贺“中外名家风雅行”)

(“聂旋风”聂卫平闻风而至,与蔡东士同作嘉宾)


当然,最耐人寻味的还是范柏祥写的赋,广州历史悠久的文化街文德路因他的《文德赋》而增色,广州三大报均作刊登。

古南越国之庭园兮 ,今五羊城之心脏。头枕蓊蔚之秀山兮,脚沐清丽之珠江。昔古树参天兮,有名万木曰草堂。现高楼耸地兮,辟东方文德之广场。画廊鳞次而栉比兮,文脉逶迤而南伸。有千载风雅之余韵兮,实文化之乡邦。

宋绍圣立府学兮,建殿宇之堂皇。夫子庙楼阁参差兮,大成殿气象之森严。粤贡士如云集兮,吟哦声之朗朗。元明间五诗人兮,结诗舍曰南园。孙黄世号诗宗兮,四子亦名动间关。民国扩路号文德兮,遂成文化之市场。有室曰文华阁兮,有店曰萃络堂。有楼曰文德兮,有馆曰妙奇香。名士于之雅集兮,伟人亦在此流连。观书品茗而长叙兮,“饮茶粤海未能忘”。周公曾住此楼兮,与颖超共偕连理。树人尝偕广平兮,沉迷古籍而忘返。此本街之家珍兮,乃千年之积淀。惟扬其历史之精华兮,发其文化之内涵。

江山代有才人兮,薪火必有以承传。二居开岭南画派兮,秦氏以汉碑而独尊。五老身作楷模兮,后任再接而再励。吾街广聚书画文物兮,“国风”与“雅”“颂”同辉。业绩虽可分大小兮,惟功德之无量。时代纵有不同兮,其忠心之可鉴。风物长宜放眼兮,路漫漫而非远。当与时而俱进兮,建文化之大省。构和谐之社会兮,祈百世而流芳。

从上述两赋纯熟的手法来看,范柏祥先生对赋是颇有研究的。

赋的形式有点特别,因为它可严可松,松近散文,严为韵文,也可理解为能够诵唱的诗词。我国古代有八大名赋,为《阿房宫赋》、《前赤壁赋》、《洛神赋》、《别赋》、《枯树赋》、《刺世疾邪赋》、《长门赋》和《风赋》。因为赋的特殊文体形式和功能,现代社会仍有其生命力,不少学者用以编织杂文、铺陈故事,有名气的企、事业机构,也采用这种形式来提升其文化品位,如北京大学隆重庆祝建校120周年的《北京大学赋》。范柏祥先生为中国建筑陶瓷博物馆撰写的《唯美赋》也是其中之一。


悦目赏心者,唯美也已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审美之性,自古而然。

若夫山岳江河,造物主之所为,鬼斧神工,人力安及万一。泰岳毓秀,荡胸常生层云(1)。华岳险峻,剑锷刺破青天。黄山幽美,奇松怪石星罗。匡庐葱茏,难识庐山真面。又若黄河九曲,育华夏之文明,长江三峡,通巴蜀之门户。黑龙逶迤,润东北之黑土。澜沧奔泻,养西南之生灵。

至若生民男女,天造地设。玉琢粉雕,撩人秀色可餐(2)。清水芙蓉,天然丽质堪怜(3)。越女捧心,绿水长留倩影(4)。明妃撚弦,青冢永志芳魂(5)。梨花带雨,太真疑在蓬宫(6)。玉桂清寒,嫦娥传守月殿。至如金莲朵朵,潘妃之步(7)。杨柳纤纤,小蛮之腰(8)。斑竹点点,湘妃之泪(9)。巫云脉脉,洛神之灵(10)。或有掷果盈车,潘氏美姿可爱(11)。芝兰玉树,谢家子弟堪夸(12)。鹤氅飘然,王恭美若仙人(13),窥镜谏君,邹忌真伟男子(14)。

若乃山川人物,惟造化之所钟,殿阁楼台,赖呈斤人之斤斧。勾心斗角,阿房之瑰丽雄奇。鸟革翚飞,创造之尽善尽美。蜿蜒北疆,雄镇关山,万里长城之巍峨。独立江南,清逸幽深,苏州园林之秀美。气象森严,禁城虎踞龙盘。堆金迭彩,明园举世无匹。至如鹤楼雁塔,高标苍穹,佛寺道观,坐镇名山。馆舍林园,各代迥异,恒河沙数,画图难足。

建筑之美,尤在雕饰,妆饰之美,莫过陶瓷。支那音为瓷器,陶瓷为我发明。秦砖汉瓦,源先民之避雨。魏阙琉璃,始装饰于宫庭。砖雕之饰,游龙戏凤。鲤鱼蝙蝠,瓦当之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与时俱进,渐善渐美。改革开放,百废俱兴。陶瓷生产,月异日新。

得天地之灵气,汇山川之精华。承陶史之重托,传人文之精神。乃有唯美陶瓷,亮帜东莞。筚路蓝缕,一往无前。秉承经营理念:“唯实唯适,唯新唯美。”雕琢推广品牌,呕心沥血,历尽艰辛。唯观念之领先兮,处高屋以建翎。效燕昭之延士兮,筑高台以黄金(15)。志士效力,云集影从。有鸿儒名复澄兮,创刀笔之书画。汇唯美之壁饰兮,震亘古而烁今。仿古瓷之系列兮,存文化之神韵。集众美于一身兮,固唯美而超伦。北京奥运,幕后冠军。十大工程,美轮美奂。世纪烈豹,驰骋境内。马可波罗,中外扬名。

颂曰:唯铸好品牌,

美哉着祖鞭(16)。

陶艺传文化,

瓷都立南天。

【注释】

(1)泰山。杜甫《望岳》诗“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2)晋陆机《日出东南隅行》:“鲜肤一何润,秀色若可餐。

(3)南朝梁·钟嵘《诗品》:“谢诗如芙蓉出水,颜如错彩镂金。

(4)越女:指西施。捧心出自成语“东施效颦”。

(5)明妃:王昭君。昭君去世后厚葬于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墓依大青山,后人称之为“青冢”。

(6)太真:杨贵妃号。白居易《长恨歌》“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7)潘妃:潘丽华,南朝齐东昏侯之妃,小字玉儿,有姿色,步步金莲。

(8)白居易《不能忘情吟》序:“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9)湘妃:舜的两位帝后之一女英,号湘君。舜帝晚年在苍梧病故,湘妃闻讯痛哭,泪洒山竹形成斑纹,世人称为“班竹”。

(10)曹植《洛神赋》“睹一丽人,于岩之畔”“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11)潘岳:中国历史上第一美男,17岁时他驾车出游洛阳城,全城女性群起围观并投掷水果以表爱慕之情。

(12)晋朝谢家子弟均有出息。《晋书·谢安传》:“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13)王恭:晋朝美男,少有美誉,清操过人。参与修《永乐大典》。恭美姿仪,人多爱悦,“濯濯如春月柳”,尝被鹤氅裘,涉雪而行,孟昶窥见之,叹曰:“此真神仙中人也!”

(14)邹忌:齐威王丞相,以相貌和品德著称。《邹忌讽齐王纳谏》“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妻、妾和客人均谓他比城北徐公还漂亮。邹忌看镜子后恍然大悟:认为“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以此希望齐王纳谏,传为千古佳话。

(15)战国时,燕昭王礼贤下士,用丰厚的聘礼来招纳贤才,用黄金建筑高台聘请名士郭隗,拜他为师。

(16)东晋闻鸡起舞的祖逖,北伐率部渡江至中流时,以鞭击楫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

根据不同的描述对象采用最适当的形式,在《唯美赋》中很能体现。且看南方日报文艺部资深评论家,著名作家、诗人陈美华的解读——

此赋是比较典型的骈体文,语句上以四、六字句为主,句式错落有致,节奏铿锵有力,读来朗朗上口。在中国文学史上最经典的作品就是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所写的《滕王阁序》,它将四六骈偶的文体形式发挥到极致,成为千古名篇。而我读了范先生的《唯美赋》之后,觉得同样美不胜收。

赋中在开头几段,极尽描写华夏大地的山川河流、历代人物和著名建筑之美,层层递进,皆为唯美陶瓷作铺垫。赋中大量用典,尤其在写到历代人物之美时,几乎句句有出处,字字皆珠玑。

在写到建筑之美和陶瓷之美时,范先生用丰富、华丽而又准确的词藻描述出不同的建筑有不同的气象,不同的陶艺有不同的雕饰,可谓堆金砌玉,文采飞扬。

最后一段是点题,范先生用精确的语言归纳了唯美陶瓷这个品牌在传承、创新、发展并取得重大成果的历程,前面是极尽铺陈,最后落到实处,结尾非常有力,令人印象深刻。

读完《唯美赋》,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它的语言非常富有张力,能够营造出深远的意境和艺术化的氛围,让我的思绪随着范先生的文笔纵横大地,思接千载,悠悠万物,皆我所握;感觉我的心灵因此得到了润泽和洗礼。

至于本文开头介绍的《星湖赋》,为何在形式上要近似屈原的《离骚》体?范柏祥是有其特别的考虑的。他认为,这是一篇伫立天地间之颂文,充分发挥赋本身原有的诵唱功能,才能更好抒发对星湖热爱之情怀。就如易水边上荆轲给燕太子丹唱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如改成“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就味如嚼蜡了。因此,在说服了不同意见者之后,范柏祥精益求精,在严格的韵律上再下功夫,采取通篇押韵,前两段押的是鱼、虞韵,后面押支、微、齐韵,增强其韵律,使之更郎朗上口。在遣词造句上,有个别生僻词句,据范先生解析,主要是因为星湖文史厚重,非此不足以衬托历代名人骚客。如铺辞一词,出自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文心雕龙》里的“沈吟铺辞,莫先于骨”。刘勰赞颂的是建安风骨,范柏祥借用此词,不乏也是表达自己为文的内心追求。正是这样的孜孜以求,如此的精雕细刻,才有了如今的《星湖赋》,如一颗亮丽之星,从此长留在星湖的天地之间。

(李平文/图)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